【R18/JG/田甘】懲罰遊戲

又是個因為沒糧只好自己產的節奏

【前導】

D機關的大家們舉行了第N屆的Joker Game,因為不賭點東西不夠刺激,所以決定:「最輸的人要被最贏的上。」

然後甘利他就輸了。於是所有人就一邊起鬨把贏家田崎和輸家甘利兩個人關進小房間。


【正文】

  身後的剛剛還以贏家的姿態坐在牌桌邊的田崎忽然起身朝自己走了過來,查覺到對方態度瞬間明白的甘利才驚覺大事不妙。


  「等等、我說你是認真的嗎?」

  「我想你該問的是外面那群人?」田崎忍著笑意把玩著手上的撲克牌。「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輸嗎,甘利?因為我操縱的不是撲克牌,而是——」


  「你飼養的鴿子嗎?」早該想到的,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對甘利而言現在最重要是讓田崎對這件事失去興趣。「呀、真不愧是你呢,手法越來越精湛了。」


  「唉呀,如果是波多野就會在這裡吐槽我呢。」將撲克牌收進袖中的暗袋裡,田崎從帽子裡巧妙的變出了一隻鴿子。

  「向你介紹一下我今天的協力好夥伴吧。這是鴿太郎、鴿次郎、鴿美、鴿史、鴿悟、鴿朗、鴿奈、鴿也。」看著田崎接力似的從帽子裡一連變出了八隻鴿子,甘利產生了一種鴿子戲法會一直延續下去、只要自己不開口打斷而裝死下去的話今晚就會沒事的錯覺。但是田崎的動作停了下來。

  八隻鴿子和飼主田崎一起望著甘利的方向。九雙眼睛的視線全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令人不寒而慄。


  「居然在身上帶了這麼多隻,那麼你的鴿子接下來要表演什麼?」甘利試圖把話題導回鴿子身上,心底則是暗叫糟糕了。要不賭一把從窗戶跳出去吧?然後下一秒就被自己否定了。


  「我想差不多要開始反抗了呢。但是你該不會以為鴿子只有送信和偷窺的用途吧?」田崎打了個手勢,八隻鴿子開始像啄食麵包屑似的拍打著翅膀朝著甘利一陣亂啄。

  想起恐怖片中的怪鳥會啄食人眼珠的甘利急忙揮舞雙手想將鴿群給趕走,卻沒料到這只是個擾敵用的障眼法——田崎趁著甘利將注意力放在鴿群之時無聲移動到了他的視覺死角,接著以課程中所學的擒拿術迅速將甘利壓制在牆上。


後續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