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王x誉王】无题

有父子乱伦(梁帝x誉王)丶些微OOC,可以接受就看吧


哪怕能够快一秒也好丶快点结束丶快点--忍受着身後被撕裂般的剧痛,男人粗哑的喘息声在耳边回荡,每一次的进出,咬牙忍下在内心翻腾的杀意,萧景桓在默默数着还有多久才会结束这次的折磨。



当人在忍受痛苦的时候,通常会靠着想其它事情好缓解痛苦。



萧景桓还记得自己刚进宫的情形,身旁的父皇紧紧牵着他的手,宫殿里站着一个打扮华贵的女子。父皇说:「以後,他就是你的母后了。」



宫里的人都对这个漂亮的孩子很是疼爱,几个月过去,萧景桓也习惯在宫中的生活,唯一让他不自在的就是父皇盯着他看的眼神,他知道这种眼神。



那是他还没进宫前住在京郊行宫时的事,有一个负责照料他的男仆,而那名男仆时常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过没多久就出事了,就在那个男仆脱下他的亵裤非礼时,母亲高举花瓶往那男仆的头砸下,紧张的抱着一吸一顿哭着的他。



现在父皇看着他的眼神,就跟当时那个男人一样。到了很久以後他才知道那些眼神中夹带的是欲望。



该来的还是来了,他以为父皇不会做出这种事丶不会是那样的人。第一次的时候他哭着央求父皇住手,可那个男人就像发了狂似的,把他狠狠压在床榻上,未满十岁的孩童毫无反抗的力气,嫩稚幼小的身体被狠狠撕裂,在萧景桓身心都留下的无法抹去的阴影。



从一开始恐惧跟挥之不去的恶心感,到後来就麻木了。甚至为了让父皇不那麽粗暴,不在隔天还要带着一身的疼痛,他学会了讨父皇的欢心,软声软气的喊着父皇,而这个男人看不到萧景桓眼中与日俱增的恨意。



人的心还真是厉害啊,变成这样还不会坏掉,萧景桓自嘲的想着。



而这种荒唐事持续了好几年,这庄丑事却没有任何人发现,原本想再忍耐一阵子,算算自己的年纪也可以开府建衙了。萧景桓开始成长成一个男人,外表有着明显的变化,那张柔媚的脸变的棱角分明,眉宇之间多了份刚毅。少了女气,而他的父皇好像因此对他失了兴致,他为此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景桓啊,有什麽想要的东西吗?」


「望父皇恩准儿臣开府。」


「准了。」



乖顺的搀住正要起身的皇上,习惯性带上了讨好的笑容,萧景桓眼尖的的发现,对方的眼神跟以往不同,似乎有意闪躲着自己。



『敢情是有罪恶感了?都做了这种事好几年了他的父皇有这种想法?真是笑话!』萧景桓在心底不屑的腹诽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父皇偏宠祁王兄,几乎是已经把祁王当成了太子,只差下旨立储君。想到这里萧景桓握成拳的手用力的往一旁的柱子就是一敲。他开始盘算要用什麽方法接近萧景禹,但是还必须把那两个小鬼头支开才行。他看着自己尚未打理好的誉王府,顿时心生一计。



新居落成的设宴,是最合适的理由,萧景桓下了请帖邀请,之於兄弟之情萧景禹是会到的。於是祁王如同计划好的一样在他誉王府里喝个烂醉,最後在誉王府里留宿。萧景桓把人扶上床榻又剥去衣物,眼底的阴暗又加深了几分。



「唔丶很美丽的丶眼睛啊--」萧景桓被吓的差点落荒而逃,发现是对方意识不轻的呓语後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果然都是一样的,没什麽不同丶这种事。他拿出软膏替自己胡乱的做个扩张,扶起萧景禹半勃的欲望,对准便坐了下去。



疼丶好疼。但也管不了这麽多了,待习惯後他便开始动作,一起一落的让那东西在体内进出,直到对方泄在自己体内萧景桓才松了一口气,想稍微清理可他的腰酸软无力,只来得及在自己身上随便的捏出几个印子就倒在萧景禹身旁沉沉睡去。



隔天清醒的祁王殿下也是吓的不轻,『一脸大写的我真是禽兽不如怎麽能对自己的弟弟做出这种事!』,虽然他没有了昨夜的记忆,但看到萧景桓浑身发抖丶将脸埋在双臂里,黏腻的液体沿着大腿内侧流下,活色生香的画面却看的萧景禹内疚连连。



「景桓,我会负起责任,会补偿你的。」萧景禹一把抱住他轻抚着背脊,诚恳的说着。被拥抱着的萧景桓没有说话,在萧景禹看不见的角度,他的嘴角上扬,勾出一个阴狠的冷笑,如同盯上猎物的毒蛇。




「嗯。」萧景桓闷闷的发出呐如细蚊的一声默许。




tbc


萌了一个冷到北极去的CP,哭着也只能自耕

梁帝迷恋玲珑的美貌但还是为了隐藏自己登基的秘密把人家杀了,誉王的脸有着跟玲珑一模一样的美丽,结果梁帝鬼迷心窍就对自己的儿子......,可是誉王越长越大後梁帝才开始有罪恶感。

--这样的前提下。

评论 ( 4 )
热度 ( 12 )